目錄
設置
書架
書頁
禮物
投票
設置
閱讀主題
正文字體 黑體 宋體 楷體
字體大小 A- 18 A+
頁面寬度 900
保存
取消
碧玉麒麟 第19章 影子
作者:開水豆腐| 字數:3383| 更新時間:2019年06月23日

我想去追那個影子,但是我放棄了這個想法抑制住了內心的沖動。影子是不是人我不能確定,但肯定能夠傷害到梅如畫,既然如此,那就有可能傷害到我,相反,影子懼怕張雪,但我不知道影子為什么懼怕張雪。

嗩吶張說,張雪是張九爺從棺材里帶出來的活死人,那么張雪是不是有著能夠“壓制”這個影子或者說類似于影子的能夠力,而我們卻不知道她擁有這個能力,一直將這位戰斗力很強的姑娘給低估了?關于嗩吶張的評論我不好作出評價,讓我們四個人抱成一團,面對困難的時候,也還有個照應。

可是,我們還有完全從梅如畫中邪的情況中反應過來,那個嗚嗚的聲音再一次出現了。我渾身打了個冷戰,想到過這個聲音可能還會再次出現,但沒想到那么快。這個聲音就像是幽靈一樣圍繞在我們身邊,我們擔心聲音的主人會突然發動攻擊,我們將毫無防備。即便有張雪在,我們也不能保證每個人都是安全的。

嗩吶張靠近了我,指了指梅如畫身后的影子說:“那個影子還在!”

我看過去,影子果然還在,它并沒有走,剛才一瞬間溜走的情況也許只是我們的幻覺。我立即讓嗩吶張準備好把梅如畫按住,我也隨時隨地的準備給梅如畫放血。

那個影子依然躲在梅如畫的身后,一動也不動,但我們能夠清晰的看到梅如畫身后的影子確實多了一個,和梅如畫本身投射到地上的影子呈現出非常怪異的重疊狀態,乍一看好像是梅如畫多長了兩條胳膊一個腦袋。

“怎么辦?”嗩吶張問我。

我沉默著,暫時還沒有想到好的辦法。想到張雪有能力壓制這個影子的時候,正要讓張雪想辦法,突然的,梅如畫身后的影子的形狀改變了,它似乎換了一個姿勢,以另外一種怪異的狀態呈現在我們眼前。這個時候我再看過去,從影子的形狀上判斷,影子的主人似乎趴在了梅如畫的肩膀上,從角度上判斷,它好像是在看著我們。

我立即收緊了心弦,想著任何一種可能對付它的辦法,但是我到現在還沒有想到最好最佳的解決方案。

“要不,我先吹吹看?”嗩吶張小心翼翼的把嗩吶拿在手中,當他準備吹的是時候,張雪忽然按住了他的手腕,對他搖了搖頭。我立即看向張雪,小聲的問她:“你有辦法?”

張雪看向了我,沖我搖了搖頭。我立即毛了爪子,張雪沒有辦法為什么不讓嗩吶張吹嗩吶?接下來,張雪又示意我去解決,她的動作很明顯,雖然沒說話,但是我一眼就能看出來,張雪是要我去解決這個影子。

我沒有辦法,但還是要試一試,總比在這里干耗著要強。

此時我和梅如畫只有一兩米的距離,可以說影子和我之間沒有任何安全距離。我看著梅如畫,忽然發覺梅如畫的眼睛又發紅了,與此同時,她忽然背過身去,像壁虎一樣趴在了墻壁上,整張臉都貼在了墻壁上,動作極其詭異。

“二姐?”我喊了一聲,但是梅如畫沒有反應。

這時候,影子的動作也變了,好像是隨著梅如畫的動作變化而變化。我這時候才明白,影子的主人的確一直趴在了梅如畫的背上,從來都沒有離開過,剛才我們只是將它“從梅如畫的身體里驅趕了出來”,并沒有真正意義上解決這個問題。

當影子轉換了動作之后,它的影子也投放到了墻壁上,這時候我看到了影子的頭顱投影形狀。它是一個束著頭發戴著綸巾的人,不知道男女,其五官形狀非常清晰,但嘴巴是張開的,張得很大很大。我努力的讓自己冷靜下來,思考著如何才能把這個影子從梅如畫的身上弄下來,想了想,我的腦海里忽然冒出了地骨相書中提到過的宅祟,難道它是一個宅祟?

地骨相書中記載:“宅祟”非鬼非妖,成于陰宅萬年不死不滅,靜無害動則憂。意思是說屬于陰宅之中的邪祟,不屬于任何東西變化,而是由陰宅中自古到今成千上百年凝聚而成,不屬于妖也不屬于鬼。它安靜的時候對陰宅沒有任何影響,但是它動起來后,好的骨相受到壞的骨相影響了之后,原本很好的陰宅沒有后人祭奠,成了荒郊野地,導致家主家中出現了不好的東西。

想到這里,我再看看這個存在了幾百上千年的通道,立即意識到一個被我忽略掉的問題:這里也屬于陰宅!

黃門門口的位置死了上千人,現在離我們不遠處依然有尸骨存在。原本這個黃門只是通往云盤山安家寨的三百里通道,存在于龍武大道之下,是給陰人走的陰路,本來這個通道沒有什么,可尸骨的存在就讓這里成了一個不像陰宅的陰宅,而我恰恰忽略了這一點!

陰宅講究骨相匹配,好的骨相會受到懷的骨相影響,反之也是如此,地骨的好壞決定著陰宅的品質和風水。這個通道存在于無比陽剛的龍武大道之下,與龍武大道呈現出完全相反的風水布局,這是地骨相書中提到過的“反脈”,也叫“反骨”。而實際上,人們在修建陰宅的時候依然用活人使用的那一套風水秘法,可這個通道內的風水全都是相反的,那么必然會導致宅祟出現。

再看看通道內的骨相,右青左白無上無下無風無水,是一個不折不可的“死穴”,加之死了那么多人,冤魂無數宅祟叢生,我們進來之后我也忘記了按找地骨相師的方式祭拜四方通告山神土地,讓宅祟上了梅如畫的身也怨不得別人。

我是地骨相師,本身具備著一定的“火性”,尋常邪祟很難近身,嗩吶張拿著一個嗩吶儼然一副“屠龍在手天下我有”的姿態,導致宅祟無法靠近我倆。張雪本身就很神秘,也不知道是因為什么導致宅祟無法靠近,相反還十分怕她,所以梅如畫就成了倒霉鬼,成了宅祟的尋找目標。

道理通了,那么接下來就好辦了,只要改變了通道內的風水格局,將其變成實實在在陰宅,讓這些枉死的工匠瞑目,再給宅祟一點“好處”,問題自然迎刃而解。

地骨相師看陰宅吉兇,靠的并不是風水而是地骨,但解決問題卻需要風水協助。風水風水,有風有水方可為風水,風水布局講究依山傍水,山有骨為脈,水有骨為靈,在風水里有“有山無水休尋地,未看山時先看水”的說法,因此地骨相師將風水和地骨二者協調,有時候甚至用到五行八卦甚至奇門遁甲,都是為了確定陰宅吉兇,好為活人或死人服務,說到底,也就是讓活人安心死者安息。

宅祟的出現是死者不瞑目陰宅不平安導致,歸納為地骨的不吉利,因此要解決宅祟問題,就得從地骨上入手,配合以風水,問題很好處理。想到這里,我便釋然了。

我對嗩吶張說:“現在通道內風水是個死局,我們要改掉這里的風水,將死局給轉活了,宅祟自然消失。”

張雪聽我說完,微微點頭,我不知道她是同意我的觀點還是因為聽懂了在贊許我。嗩吶張立即說:“我剛剛看了看,這里的風水應該是反的,那怎么改?”

嗩吶張的爺爺和我爺爺是朋友,我雖然沒聽我爺爺提到過嗩吶張和他的爺爺,但我猜想嗩吶張在風水上的造詣比我還高,只是他到現在都沒有顯露出來而已,我也看得出來,嗩吶張有意將我推到“男主角”的位置,其用意我尚且不明,聽他問我,我便收回心神說道:“現在是左白右青,我們把二著調換,再搞點山山水水出來就行。”

嗩吶張點點頭:“具體呢?”

我想了想,從包里拿出了那個金鼎和十二枚銅錢抽出九枚放在地上說:“鼎為四方代表天地,所謂天地山川日月平,現在在情況下天地只能山川了,山主人丁水主財,反過來錢財乃是流通之物,勉強代表水。”我摸著地骨確定了方位,將金鼎放在東偏南的位置,將九枚銅錢放在西偏北的位置,繼續說道,“風水大勢已經布置好了,現在就去找找看那些尸骨當中有沒有屬龍或屬虎的,找出來請他們升為龍虎二將,幫我們好好送送宅祟吧!”

嗩吶張這回是真沒聽懂:“這怎么找?這些工匠拖家帶口都死了那么些年了,又些都成了干尸,你能看出來他們屬相?還是你自己一個一個去問?”嗩吶張陰陽怪氣的說,“大爺,您醒醒,您屬什么的?告訴我……哦,屬耗子的啊,那不行!您接著睡吧!”

我說道:“死者為大,不要拿死人開玩笑。我自有辦法,你們看在這里,不要讓梅如畫自殘。”

我來到不遠處的一堆干尸旁用電筒照了照之后,干尸死狀各異,但有個共同點是面部都極度扭曲,死前非常痛苦,看得我真的瘆的慌。但我還是要弄清這些尸骨的屬相。

地骨相書云:陰宅通鬼府,活人禁地,死者長眠之所,為地骨類,通萬千脈。

這句話我一開始看到的時候覺得十分難理解,陰宅通鬼府倒容易理解,活人禁地及死者長眠之所也好搞懂,可是“為地骨類,通萬千脈”這八個字讓我琢磨了好幾年,最后才琢磨透這八個字的意思是死者死后不屬于陽間,而屬于鬼府,但尸骨則屬于地骨,成為地骨的一部分,最后化為地骨之下萬千條地脈的一根,反之理解就是摸到地骨從骨之下的地脈,就能摸到這根地骨之下所有死人的生前。

我隨便找了一具干尸,摸了地骨之后確定其生卒年月,以此類推,一具一具的試,最后選定了兩具屬龍和屬虎的干尸。當我移動其中一具干尸準備搬過去的時候,赫然發現在這具干尸之下,居然還有一具尸體,這具尸體不是干尸,而是剛死了不久!

上一章| 下一章
投月票 投推薦票 打賞
×
賬號余額: 0 書海幣 | 本次花費 1000 書海幣
去充值
鮮花
100書海幣
咖啡
200書海幣
神筆
500書海幣
跑車
1000書海幣
別墅
10000書海幣
禮物數量
-
×
20
+
贈言
送禮物
投月票 投推薦票 打賞
×
賬號剩余月票數 0 如何獲得月票?
月票數量
-
×
20
+
贈言
投票
江西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